网站提示注册为会员,在电脑上或者智能手机阅读本站影评都会有奖励哦!点此注册!
《消失的子弹》影评:没有消失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7-03-24 13:34        阅读次数:         

  电影《消失的子弹》上映以后反响还算得上不错,在观众中也有着一定的口碑,自己不敢轻易对一部大片妄加评论。今天闲来无事重新观看了一遍这部电影,我不敢谬赞亦不敢轻易给这部电影下什么结论,电影之事是电影人的事情,作为观众只能以观众的角度去审视这部作品,如果有些不恭之词实属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意志成分。

  香港著名导演罗志良倾情打造的鸿篇巨制,影片大牌云集影帝级的刘青云、谢霆锋,还有内地当红花旦杨幂的加入让影片更有点大片的味道,也给广大观众上演了一幕中国版的福尔摩斯探案记。从情节上看,从工厂女工阿嫣的被害设计开始,阴谋和情节在不紧不慢中铺开,给人留下了一份悬疑直至故事的结局郭追达到目的后的自杀。其中最扣人心弦的是杀人后就消失的子弹,制造了多起杀人案件,被认为是诅咒,是阿嫣回来索命,故事的线索就这样一步步展开。在看电影的时候总会被一些莫名的东西所羁绊,身临其境感触颇深。

  《消失》在故事情节设置上还是可以取胜于其他悬疑片的,加上影帝们的出色表演,让观众大饱眼福的同时感到了中国电影人的努力和进步。情节是电影的生存之本,往往国内电影最大的通病就在于情节的不完整,尤其是最近几年的大片被人批的一无是处,很多就是因为情节设置不合理。这年头谁都能当编剧写剧本,如果剧本不好还有导演在,所以有时候导演也会客串一下编剧,将自己的意志强行加附在作品之中。正如《消失的子弹》里的某些情节,特别是杨幂出演的小云雀这一角色,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故意安排这一角色可能由导演的用意,但是作为观众的我并未发现杨幂的角色在整个案情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是串联还是线索,都没有。如果勉强的说她在剧中为刘青云的破案带来一丝线索的话,我们只能说她差点被抓那一段故事上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这正反映了一个问题就是情节上出现某些错节的问题,相比之下在国外电影里,我们更多的看到的是故事的完整性和环环相扣的情节,很少能够看到一些所谓的拖沓剧情导致最后无法衔接,最后导演一看“哎呀,时间不够了,收工!”。电影大都是在讲故事,故事离不开故事的完整性,就连那些电影系列像《指环王》、《钢铁侠》、《蜘蛛侠》系列的电影,虽然分集叙述但每一集都以一个完整的故事存在,而且这个故事的抒发方式让人愿意接受。当然,在《消失的子弹》里超过本期同类电影的地方主要是它故事的完整性,让人能够感受到这一个连环案件背后的阴谋的细节部分。

  造型和服装设计方面,无论刘青云、谢霆锋两位大侠无论怎样打斗,丝毫没有一点零乱的迹象,风衣依然干净无比,再看他们的发型还是很酷。服装应该因故事的需要而稍作变化,记得某一年《满城尽带黄金甲》曾经获得奥斯卡最佳服装奖提名,看那部电影中的造型设计尽显帝王之奢华和个人英雄的豪气冲天。《消失》中一再用旧社会场面当做背景,这是任何一部电影必须做的,可是为什么他们的发型总是很新,这总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不过我们不能过于要求完美,因为完美的东西是无法得以创造的。在《消失》中很多元素都充分的发掘和利用让观众视觉上得到很大程度的满足。

  我们看那些道具的摆设,以及某些场面的重复出现,营造的肃杀、庄严地氛围还是相当明显。这些场面的出现增加了记忆功能和对事件的重复功能,很容易让大家记住这件事情的发生和解决过程。电影之中刘青云不断地拿自己亲身试法,正是因为它具备这种设身处地的精神才使得故事展开更有意义。正所谓“没有实践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刘青云在不断地探索中发现了以往案件的作案动机,直到影片最后正是刘青云不断地琢磨,在椅子这个道具重复的闪现才使得他发觉其中的蹊跷之处,这样使一个本是神的警探一下拉回人的世界,重新思考整个过程,不断的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就这样层层推进,直到真相大白。在电影里任何一个道具的选择都会有他特殊的意义,即使是一把坏了的椅子,保不准它就可以被当做杀人工具来使用,所以细节在电影里也就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仔细观察任何一个死角,在电影技术不断进步的今天,有很多情况下对细节的把握都不是很到位。《消失》是一部悬疑片,推理是必不可少的步骤,但凡具备推理的功能都必须是在侦查者细致观察的基础上形成的,所以灰烬的颜色、某些人的眼神、首饰动作都愈发显得重要。尤其是安排小五死这一段,与前阶段防弹衣实验相照应,细致的刻画出人物在这部戏中的地位。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此时,细节就会主宰整部电影的魅力,层层剥离出那背后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情节。

  对白,台词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因素,倘若没有对白岂不成了一部默片。在影视剧的对白更需要讲究细致、语言有针对性、简洁明了,这样的话才能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之内完成想要表达的片段,让每一句话都不是废话,让每一个词语都能够充分发挥它的话语作用。语言是剧本的生命,在《消失》中语言的使用绝大多数都是恰到好处的,符合一定时间一定背景下的语境。在最后真相大白的时候对话算不上精彩,但也称得上达意清晰,字字到位。

  音乐的选择上很符合故事情节的开展以及故事发展下的动作,尤其是在偷听到局长和老板对话时的那一段音乐的选择很适合。可是话又转到情节设置上来,发现这一场景的设置似乎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事情暴露的太过于明显,有些画蛇添足的意思,让人不知所谓。音乐在一部电影中能够充当着烘托氛围、制造悬念的作用,它如果恰到好处的使用就能够让观众身临其境,在这个情节中自我陶醉,自我参与。

  爱情,一个永恒的话题,我们很容易发现但凡我们的大片里总是少不了女人,少不了某些英雄人物的爱情。在《消失》中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杨幂饰演的小云雀、另一个是江一燕饰演的女囚犯,两个人都承担着爱情的角色,但最终结局并不一样。正如我上文我曾提过的一样杨幂出演的情节很多部分都是多余的,尤其是在这样一部一男人为主的故事里,她的出现让这部电影给人的感觉是布局出了些问题。我们在故事展开的时候不能因为爱情而假设爱情,先前没有先兆,而后也不见了踪影,真是不知所云。相比之下,江一燕的角色安置就比较恰当,甚至算得上完美,她虽然只是友情出演,简洁而又富有道理的语言让人感觉到这个女人在其中的魅力。她和原来的老公以及刘青云的朦胧的关系都安排的很隐秘,让观众百看不厌。尤其在故事结束时她重复着在刘青云走之前的对话。“我是不是个坏人?”“我相信人性本善,我不断听犯人的故事,是因为我想知道,好人为什么做坏事?所以你是一个”最后二人齐说:“变坏了的好人”,故事就这样结束了,留给我的是一段不断思考的东西。

  电影结束了,我意犹未尽的回想着每一个片段,思考着这个影片的价值所在。任何一部好的电影,都会向我们诠释一个内在的东西,无论是教育、爱情、童话、爱国还是其他,我们在观看影片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的去寻找内涵所在。郭追死了,案子结束,原来还是那个不老的结局,“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在我们的母体文化里永恒不变的主题是:因果报应。任何事情都会因自己曾经种下的某种原因,而引起的某种结果,这个结果在人的意料之中,偶然也会出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但始终没有脱离命运归宿的窠臼。郭追的出发点也许有善的一面,可是他恶的一面最终占据上风,让他精心布置了这个局,局的最终目的是让他登上权力的高点,也许他会成为前任局长的“继承者”,当然我们不排除他会成为好的官员。这时候电影就会回到现实,回到和我们身边的某些经历相似的情形,我们观众哗然,其意义自然就彰显出来。做人要厚道,精于算计最后反倒误了自己那又何必呢。

  扑朔迷离的故事情节、派头十足地明星云集、精美绝伦的影像制作造就了《消失的子弹》,在中国的影坛上他们的故事注定永远不会消失。我相信若干年以后看一次这部电影我依然会被其中的很多部分吸引,尽管它并不是那么完美,可它所承载的历史意义依然会让我感动。今天子弹在电影里消失了,他们用精彩的表演让电影的魅力没有消失。2012年10月

上一篇:《寒战》影评:超越无间道
下一篇:《第六感》影评:每一天

友情链接:

  
ICP备08015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