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注册为会员,在电脑上或者智能手机阅读本站影评都会有奖励哦!点此注册!
《攻壳机动队》:这10件事是你需要知道的
        发表时间:1970-01-01 08:00        阅读次数:         
尽管影迷们满腹牢骚,但《攻壳机动队》已经是同类型电影中的佼佼者无疑,毕竟这是一部根据日本动漫改编、面向全球市场的好莱坞电影。其改编极大还原了原版动漫的经典场景,而且原作本身也十分紧贴时代的脉搏。   要知道,士郎正宗这部曾被押井守改编成经典动画、讲述未来打击虚拟犯罪的警察部门公安9课成员处理网络恐怖主义的经典漫画,其实并没有脱离我们的生活现实。   毕竟,索尼影业遭朝鲜黑客攻击、大量内部邮件和未发行电影被泄露,就是不久前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震惊全球的国际性政治事件。在此之前,爱德华·斯诺登曝光美国国家安全局普遍刺探各国通信的棱镜门事件也离我们并不远。而且现在虚拟现实的游戏时代也已经到来。   《攻壳机动队》改编电影的消息公布之初,确实让广大影迷和动漫迷大为兴奋,但随着主创人员确定并宣布斯嘉丽·约翰逊扮演主角,立即引来了无数的担忧和抱怨。果不其然,最终电影确实没有能够让所有人都满意,但也没有埋没经典原作的招牌。   [攻殼機動隊] 香港预告片   那么《攻壳机动队》到底是什么,这部真人版又该如何看待呢?本文将为你解开《攻壳机动队》系列近三十年的历史,从视频游戏、漫画书、电影、电视节目、无故的裸露和先进的机器人等各方面深入解析,使你能够更好地认识《攻壳机动队》并享受这部好莱坞大片。   下面是关于《攻壳机动队》你需要知道的十件事情。   10.《攻壳机动队》已经有了很多不同版本   究竟该从哪里开始讲解《攻壳机动队》乍一看似乎有点棘手,不过也不用担心。士郎正宗创作的《攻壳机动队》系列之所以看似有点让人无从入手,是因为自它最初作为三卷本的漫画于1989年和 1997 年之间陆续出版以来,已经有十几个不同的媒介形式和版本了。   这本漫画书很受欢迎,但《攻壳机动队》真的开始走出日本在国际上、在创造性上和商业上迈出一大步,却是因为押井守改编的动漫电影。随后,又推出了续集。以及一个重制版。   然后通过电视动画《攻壳机动队SAC》整体重启。再然后有了多部以《攻壳机动队SAC》为基础的动画电影。   [攻殼機動隊SAC]台湾预告片   最近又通过直接发行音像的《攻壳机动队ARISE》系列再次重启,将少佐草薙素子及其带领的赛博朋克未来警察团队放置到完全不同的环境下。然后又出了新剧场版。   所以,这次真人电影根据编剧漫画原作改编,极大还原了押井守的动画版,同时也吸取电视动画的诸多细节元素...   9.这不是第一部动漫改编的真人电影,但至少是第一部相对成功的   欧美的日本动漫风潮似乎早已经散去了,九十年代末、二十世纪初是其最狂热的时期,几乎每位图书出版商、电视频道和电影制片厂都叫嚣着要获得某些动漫在西方市场的版权,都希望能够成为《龙珠 Z》/《火影忍者》/《死神》之后下一个爆款动漫。虽然,这些叫嚣听起来很好,但往往无法落实。   第一部真正在海外引起轰动的日本动画是大友克洋的代表作《阿基拉》,好莱坞一直试图将其变成一部西化的真人电影,虽然先后传闻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将参与该项目,但至今没有拍出来,不过大多数粉丝因此反而很高兴。   也有一些真人动漫改编项目完成了,像《七龙珠》和沃卓斯基姐弟的《极速赛车手》,可惜都是昂贵的失败案例,既丢口碑又赔钱。在此之前,美国制作的动漫改编电影多是些B级片,如《强殖装甲》、《北斗神拳》。相比这些差强人意的改编案例,至少预算过亿的真人版《攻壳机动队》是好莱坞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改编。   8. 这并不是第一部真人版《攻壳机动队》   自从梦工厂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在 2008 年获得版权之后,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筹拍工作已经持续了多年。直到梦工厂终于为影片开绿灯,这段时间里制片人、编剧和甚至演员都换了好几拨,显然期间真人试拍的实时记录并没有提供太多帮助。   然而,在这段时间内,有一个很小的团队也开始实验拍摄自己的电影,还原士郎正宗的原创漫画。《2501计划》是敬意《攻壳机动队》的一个真人短片;它其实是重拍了九十年代押井守动漫影片五分钟左右的开场片头,真人实拍,当然也利用了大量的 CGI 增强效果。   这个项目出于好玩而非利润的目的,将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作者汇聚到一起,拍了一部展现未来互联社会的电影短片,这本身就很有趣。而这个真人短片与斯嘉丽主演的真人版电影的最大区别就是,这里的女主角真的全裸了。   7.斯嘉丽·约翰逊饰演了一个备受争议的少佐   少佐草薙素子是一个谜。她几乎是所有《攻壳机动队》作品的核心主角,是21 世纪中叶日本警察部队负责处理网络犯罪的公安九课的首脑,是一个很难捉摸的角色。在不同的版本中,她的个性似乎都会有些差异,谁也不能确定她究竟是一个半机械人还是完完全全的机器人。   唯一保持一致的特征就是她有一头漂亮的头发。另外,她显然是一个日本人。现在,在日本漫画和动画中,种族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因为动漫中每个人都倾向于有五颜六色的头发样式,但这无法复制到现实生活中。不过这个故事设置在日本,而且总是由日本人创作,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少佐应该是日本人。   斯嘉丽·约翰逊显然不是日本人。她饰演少佐虽然有些让人兴奋,但同样也让很多粉丝愤怒,因为又一个亚洲人的角色被洗白了。不过这对中国观众来说似乎不是问题,他们基本不在意好莱坞电影里的种族问题,就像《最后的气宗》中由白人扮演亚洲人,对他们不会形成干扰,反而是《长城》《卧虎藏龙:青冥宝剑》这些理应出现东方面孔的电影会让他们不满。   6.裸体并非你所想象的那种......   斯嘉丽·约翰逊饰演少佐让某些人兴奋不已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知道影片中会有大量不可避免的裸体。这也是早些时候因《华尔街之狼》爆红的玛戈特·罗比洽谈出演该片同样令他们激动的原因。   但我们都知道,这一切完全没有意义,动漫和漫画中确实出现了很多裸体,但通常会让人分心。虽然身为一个机器人,她完全不在乎,不会感到尴尬、羞愧,不会顾虑社会的道德标准,而且为了工作她也有理由这么做,但真人版是一部PG-13电影,你懂得它的标准。   所以,从最初的的预告片里即可以看到,斯嘉丽的裸体可能令部分影迷失望了。当然梦工厂也完全没有理由为了迎合小众群体,冒险把这部前途未卜的电影拍成R级。不过,这套浑似“秋衣”、被斯嘉丽本人成为“避孕套”的光学迷彩战衣也确实不太符合大众的审美。看了真人版觉得被欺骗了,那么建议你欣赏动画版,或者漫画。   5. 漫画里色情内容更多   值得庆幸,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少佐并非漫威电影里黑寡妇那种过分物化的女性形象,而更接近于《超体》中没有特别性征化的生猛女动作英雄露西,或者某种程度上来说,少佐就是露西的未来版,露西就是少佐的终极版。   梦工厂之前的报道似乎一直暗示,影片将主要根据原版漫画改编,还好最终结果并非如此,他们更多是吸取动画电影的灵感。因为如果你看了漫画就会发现,士郎正宗完全是一个很好的色情漫画作者,他的漫画中充斥着怪异的恋物癖插图。   押井守在他的动画电影里对裸体做了恰到好处的删减,因为漫画里裸体过多,而且完全没有必要。显然北美出版商Proteus工作室也同意这一点,因为他们发行英语翻译版时删掉了一个少佐莫名其妙在船上搞虚拟现实3P的场景。所以,至少真人电影版可以让家长们放心,绝对纯净无污染、老少咸宜。   4.巴吉度猎犬很重要   押井守也有属于自己的小怪癖。只不过他的怪癖更纯真、更温馨,而且与本该着力解决日本未来高科技犯罪却花了三页和其他机器人在虚拟船上沉溺于三人性游戏的主角没有太大关系。   押井守热衷于巴吉度猎犬。多年来,押井养了多只这个品种的狗,它们出现在了他执导的每一部电影里,但也许在《攻壳机动队2:无罪》中的那只最突出。显然在那部电影里,狗的存在对于影片主题以及那个技术至上、人性缺失的世界来说,非常重要。   <攻殼機動隊2>台湾预告片   "你眼前的这个身体是一个空壳。狗代表我的身体。人类只有从他们的身体中解脱出来才能自由。当我和我的狗一起玩时,我忘了我是一个人,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自由"。在原版动画中,一只巴吉度猎犬转瞬即逝地出现在了追击垃圾男的集市上,尽管在好莱坞版本中,这段戏被缩减了,但猎犬还是更明显地提前出现了。   3.原作极富哲学意味,真人版淡化了   《攻壳机动队》不是你常见的那种普通水准的赛博朋克故事。每一部里都会有一些令人敬畏的动作片段,原版电影最后的高潮部分就是一个令人难忘的例子。所以,即使只是把这些动作场景重制为真人版,也会是一部极其精彩的科幻动作片,而且真人版确实如此。   虽说如此,但《攻壳机动队》的核心是对人类潜在未来高度抽象的一种探索。尤其是《攻壳机动队2:无罪》,几乎没有任何动作戏,而是思考意识源于哪里、人何时离开他们的肉体、机器何时拥有自我意识。在智能手机、社交网络和世界高度连接的当下,这正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主题。   该系列的故事情节一直能够很好地关联到现代的热门问题(互联网、虚拟现实、黑客攻击、病毒,等等),反过来正是这些持久的主题成就了它的经典地位。而这次的真人版显得有些畏手畏脚,将原版存在主义的思辨变成了少佐的寻根之旅,不过好处是影片不至于太过晦涩,使更多的观众可以轻松接受。   2.《黑客帝国》完全抄袭了《攻壳机动队》   说到这里,如果你觉得这些主题或哲学冥思似乎很熟悉,这是因为好莱坞到现在已经抄袭它们几十年了。最近来说,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和乔纳森·莫斯的《未来战警》都重复利用了《攻壳机动队》率先探讨的关于思想和技术的创意,但最欺世盗名的是沃卓斯基姐弟抄袭伪装了这些原创概念。   九十年代中期《黑客帝国》在电影院上映时,被视为掀起了一场电影制作的革命。观众在此之前没见过这样的电影。准确来说,是大部分观众没见过。《黑客帝国》整个三部曲就是一个由各种元素拼凑而成的怪物,它融合了香港武侠电影、20 世纪的哲学思想、菲利普·迪克的众多故事。甚至它的子弹时间也是源于一个广告。   除了格兰特·莫里森的漫画《无形之人》,《攻壳机动队》是他们偷窃创意的主要来源。他们运用接口进入虚拟世界的方式,和随后关于主观现实和人类主导机器的哲学辩论,以及《黑客帝国》中的这一切,最初都是由士郎正宗和押井守完成的。   1.这部真人电影的处境很尴尬   影迷们在批评这部真人版不过尔尔、远不如原著漫画或原版动画的时候,他们大概没有考虑到这样一个问题:就如上文提到的《黑客帝国》一样,在过去二十年里,观众们所有看上眼的同类型电影基本上都不易察觉地借鉴或剽窃了《攻壳机动队》的灵感创意,所以最终当《攻壳机动队》电影版摆在眼前的时候,觉得它只是一部泛泛的好莱坞电影。其实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好莱坞已经制作过了很多“攻壳机动队”电影,只是包装不同,因此真正的《攻壳机动队》上映时已经不新鲜了。   迪士尼的《异星战场》就是遭遇了这样悲惨的命运。埃德加·赖斯·布鲁斯的原著小说启发了从《星球大战》到《阿凡达》几乎所有科幻史诗电影,一个世纪以来,那些书的创意、人物和主题被无数电影借鉴、套用,最终当真正看到期待已久据之改编的电影时,每个人都觉得无聊平庸,因为同样的电影已经看的太多了。   虽然《攻壳机动队》不会像《异星战场》那般大败亏输,但还是会和大多数动漫改编电影一样遭遇尴尬的处境:事倍功半,得不偿失。它的尴尬还表现在:虽然斯嘉丽·约翰逊担任主角具有市场号召力,但同时又带来争议;虽然导演鲁珀特·桑德斯极大还原了经典场景,但影迷还是会把不如原版、实力不足的矛头指向他。   不过回顾《攻壳机动队》系列,自 1989 年以来陆续创作的各种作品,水准也有高有低,但基本上依旧是当代最引人入胜、最具创新性的动漫系列之一。同样的,即使这次真人版暂时不如人意,但毕竟铺开了局面,如果影迷能够更理性一些,也许未来的续集会有机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版本。
上一篇:《攻壳机动队》:庆幸与悲哀交织的电影
下一篇:《攻壳机动队》:穿秋裤放飞自我斯嘉丽·约翰逊

友情链接:

  
ICP备08015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