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注册为会员,在电脑上或者智能手机阅读本站影评都会有奖励哦!点此注册!
《攻壳机动队》:穿秋裤放飞自我斯嘉丽·约翰逊
        发表时间:1970-01-01 08:00        阅读次数:         
4月7日动画制作公司Production I.G发表消息称《攻壳机动队》将出动画新作,监督由神山键治与荒牧神志来担当,公开日期待定。这个活久见的好消息让攻壳粉丝激动不已,管他是不是新一轮圈钱大法,也许只是单纯的被好莱坞真人版刺激到气不过吧——   今年4月7日上映的斯嘉丽·约翰逊版《攻壳机动队》,对原著粉的毁灭性打击不亚于听派拉蒙纠正壳字读音。读ké读了那么多年你告诉我读qiào?简直像告诉我神乐的乐字应该读yuè,反正我喜欢读lè,也喜欢读ké,毕竟音译听着舒服读着顺口我开心就好——   好莱坞真人版由《白雪公主与猎人》导演的鲁伯特·桑德斯拍摄,他不打算还原押井守两部剧场版中的精华之处,希望吸引更多路人而抛弃了原作灵魂与肉体的哲思,押井守那放飞自我的空镜头、意识流的俳句接龙也因为不适合美国观众的口味而被舍掉。   对此原著党最为不满,他们吐槽导演把电影拍成了《全面回忆》版小蝌蚪找妈妈,让这样一部上承《银翼杀手》、下启《黑客帝国》的影史划时代科幻神作不咸不淡的收尾,讽刺其为《空壳机动队》,称一切畏首畏尾的重复都是借口,当我们没看过《黑客帝国》吗?   神作不常有,粉丝多节哀——影片在致敬前作的外壳上还算精细,原作震撼人心的灵魂也是真的很难复制。如果非要说看点,那肯定是主角斯嘉丽·约翰逊和北野武,还有光怪陆离的赛博朋克都市画面。   斯嘉丽·约翰逊片中造型从发型到眼神和草薙素子还是有几分神似的,除了缺少她偏男性化的英气和迷惑眼神,对于为什么中国妈生的日本女儿会长成欧美人我们就不要追究了。寡姐戏外采访时明明很爷们儿,电影中还是没有太将女主中性化,倒是机械化了不少。   必须要吐槽的是寡姐醒目的肉色秋衣秋裤真的是太难看了!虽然原作恶趣味裸奔也好不到哪儿去,但是这件没用CG也没用动作捕捉的硅胶外衣真的不如颈部后边的原型USB插口吸引人。      影片主要在香港、澳门、上海拍摄取景,片中都市的霓虹灯火、全息广告,漂浮在城市中的巴吉度猎犬和银龙鱼的幻觉,都让影片如梦似幻,视觉上值回票价,感觉未来这样也不错——   影片中的艺伎机器人造型恐怖、诡异,也算一大看点,由维塔数码公司1:1制造,参考了音乐盒和手表还有古董打字机内部零件设计,致敬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2:无罪》和TV版第一集。   迈克尔·皮特饰演久世,融合了笑脸男、傀儡师和九世三者特征的他远没不存在肉身的傀儡师一人魅力大,最后他帮素子唤回记忆草草收场也是最让人诟病之处。   北野武饰演公安9课课长荒卷大辅,霸气侧漏。和素子关系密切爱狗如命的巴特、拒绝电子化义体化的陀古萨、眼部义体化烟瘾泛滥的科夏拉维小姐,和还未灭绝人性的欧莱博士(朱丽叶·比诺什饰演)都得到了不错的还原。   对人偶、傀儡、傀儡师的恐惧无法抵抗人类想要造人、造神的野心。   新版电影里表现出人类对人工智能机器人的不信任。尽管1940年阿西莫夫的小说《我,机器人》中提到了机器人三定律:   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伤害而袖手旁观。   第二定律——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   第三定律——机器人应该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但机器人总会有故障,一旦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片中高级大饭店(名字太随意,一秒毁气氛)中黑人拒绝义体化主要也是对机器人排斥、不信任。   而《攻壳机动队2:无罪》中的台词“生死来去,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则更让人脊背发凉。该句子出自阿世弥的能乐书《花镜》,意思是人一旦死去,就像棚车上的木偶,线一断就散架了,一切归为虚无。   比起惧怕机器人,人类更恐惧自身的虚无;比起恐惧机器人会威胁人类人身安全,人类更害怕自己可以被机器人取代。人类在未来科技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安装义体,电子脑化和外部共有记忆,当人与机器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人本身会不会也可以被还原成机械,由灵魂驱动?   1995年的剧场版《攻壳机动队》中的傀儡师虽然只是一个自我储存的程序,却产生了灵魂,请求政治避难。如果机器人可以自我进化,能够产生自由意志,甚至可以做梦,拥有情感、道德、怜悯和同情心、自我牺牲精神、推理解决问题的能力,可以像人一样思考,甚至最终拥有灵魂,那么人和机器的区别是什么?   押井守两部剧场版《攻壳机动队》都在提问生命究竟是何物?意识、灵魂与躯体是什么关系?灵魂是否存在?灵魂究竟是什么?灵魂是因为肉体的产生而存在,还是因为有了灵魂,肉体才能称之为生命?所以该作在20世纪末被奉为神作。   好莱坞真人版显然不想探讨灵与肉的问题,简单粗暴地让素子最终在高楼间表示机器人和人的区别就是机器人没有人性,但是人有。影片保留了原作对记忆的探讨,不同的记忆形成不同的人,失去记忆的素子究竟是谁,也在她找回记忆后尘埃落定,无法让粉丝兴奋。   原作中素子与傀儡师最后融合,在死亡和新生后在网络间无孔不入,再次和巴特并肩作战,对他“你现在幸福吗”的问题回答:至少我现在无牵无挂。原作倾向比起肉体,灵魂更重要,所以素子才会对肉身摒弃,满不在乎,反而可以穿梭到各种义体身上。这种灵魂永驻的酷炫当时给人的震撼,可能在今天看来还是会让人兴奋吧?   毕竟人类热衷于留下自己的文字和影像传世,希望保持长久的生命、灵魂永存。如果真人版电影让你失望,大可期待今后的《攻壳机动队》新作将如何续写这个故事了。   最后附加几张最近俄罗斯电子音乐节舞台设计,超级惊艳,和这部电影没什么关系,只是有点像人工智能机器人,放在这里给大家欣赏一下——
上一篇:《攻壳机动队》:这10件事是你需要知道的
下一篇:《指甲刀人魔》:爱上不正常的人是怎样的感受

友情链接:

  
ICP备08015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