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注册为会员,在电脑上或者智能手机阅读本站影评都会有奖励哦!点此注册!
火爆的《人民的名义》让我想起了那些“神剧”
        发表时间:1970-01-01 08:00        阅读次数:         
我最近看剧少,主要是在忙着论文选题,还要写写影评,自然在剧集这块不像本科时那么倾心了,但是性子还在,不曾消弭,客观条件上的压制不能阻碍看剧的心,凡事都有个引子,最近看到大家都在热议《人民的名义》,我便想起了关于剧集的二三事,这个和伍六七闲聊过,在这里谈,则是一个思路整理。   《人民的名义》是部讲述反腐题材的现代剧,有政治,还有屁民们操心但够不到的官场,当然,也少不了被人们津津乐道的“贪腐”问题。这个剧我没看,我最近在看的是《大明王朝1566》,但,也才看十来集,这剧伍六七在一年前就推荐给我了,我迟迟尚未发动,而这次开始追剧,有两个导火线,一个就是这火起来的《人们的名义》,一个是我和伍先生前段时间谈起的国剧和美剧的区别。   伍六七和我不无抱怨的说:“比起《大明王朝》,我总觉得《纸牌屋》和《权利的游戏》太过单薄,至少在剧本这块,逻辑和资料的细致上比不了。”伍老板的意思,我懂,说到底,无非是美剧中的权谋剧过于浅显了,没有嚼劲,难以回味。   实而言之,我认同一部分,也否定一部分,认同的是,在谋略、剧情安排、资料周全上,以《大明王朝》为代表的国产权谋剧,即使在最优秀的美剧行列中,也不逊色;而意见向左的是,我不认为上述提到的优点在美剧创作中会摆在第一位,换句话说,美剧有它的特色,这一点,我认为从《纸牌屋》和《权利的游戏》中找不到,从《绝命毒师》和《行尸走肉》这两部剧中或许可以寻觅出路径。   文化上的不同应该可以作为最终的解释,何解?中国古代重军事和政治上的谋略和筹算,从《孙子兵法》以降,直至《二十四史》和小说《三国演义》,中国人在对政治军事这块甚为重视,文史创作上讲究的是排兵布阵,行文犹如军事演练,得有开阖之势。从口碑剧《大明王朝》、《琅琊榜》、《人民的名义》等剧集中不难看出,文艺创作者受到了这一文化的熏陶,我们这些受众也不知不觉地偏爱于这种优良的权谋剧。   但,美剧不同。中国讲究集体主义、国家主义,也就是“大”,然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讲求个人主义、英雄主义,那则是“小”。于是在剧集创作中,美剧中我们看到的是个人,诸如《绝命毒师》中的“老白”和“小粉”,《行尸走肉》中的“瑞克”、“弩男”、“刀女”等人。可以被称为“神剧”的美剧,基本是能将个人的心路历程反映地鞭辟入里。   举个例子,《绝命毒师》第三季第十集中的“实验室打苍蝇”一集。整整一集,就在刻画老白和小粉两个人在实验室打苍蝇这一件事。固然有人查资料发现有经费上的不足等原因,但是这种通过细致的行为,来表现个体的人物内心活动和变化,实话说,国剧是做不到的,即使做到,也没有美剧的完成度高。   就像《行尸走肉》那种,明明是B级片常用的“僵尸”题材,硬把“社群理论”和“末世情结”作为核心来铺展,这样的巧思不是一蹴而就的。比如本剧中常用的每一集讲述一个人物的单独历程和心路变化,这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罪与罚》中使用的“复调小说”模式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至于像《纸牌屋》,它是打着“白宫那些事”的名头,通过将一个政客捧到权利最高峰,接着用各种突发事件来让人物受挫,这是一种“加冕”和“受虐”的双重心理把握,同样的例子,我们在英剧《神探夏洛克》中亦能发现,这是观众的一种“自嗨”;《权利的游戏》可能有所不同,堪比好莱坞A级片制作成本的剧集,本身是一种资本的运作,它和好莱坞大片一样,知道观众想要的是什么,最近火热的《速八》也是,同样知道观众想要的东西——“视觉奇观”和“银幕神话”。   至于我个人,其实更偏爱美剧中的“个人”刻画,毕竟《绝命毒师》是我的真爱之一,而《行尸走肉》也是我从大一一直追到现在的剧集,但是并不妨碍我同时赞颂《大明王朝》,毕竟,“神剧”的意义不在于“统一标准”,而在于它找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
上一篇:《血狼犬》:国产动物电影最新格的局面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ICP备08015688号